溈山警策註 --明大香 X65_ n1294


No. 1294

溈山警策註 (1) 【明 大香註】

No. 1294-A 敘溈山警策

夫人之墮地也。固若是芒乎。固亦有不芒者乎。無明以致生。貪欲以致老。瞋恚以致病。愚癡以致死。受其委形。無忘待盡。出而為僧。無違所以。由修照性。由性發修。在性則全修成性。在修則全性成修。然而上根利智。披沙得寶。中下之流。算沙相似。經云。若比丘雖持禁戒。為利養故。與破戒者。用為親附。同其世業。是名雜僧。或在阿蘭若處。瞢[-+]闇鈍。不欲乞食。見非眷屬。不能教詔。名愚癡僧。又云。本性清淨。不為百千億數諸魔之所沮壞。能調如上二部。悉令安住無為勝域。是為護法無上導師。歷往古。大溈大圓大師。非其人歟。無論鏡智為宗。應緣為用。名振兩山。道傳千古。即警策一文。末尼五色。緇白共利。大小咸收。徧重律儀。篤修玄道。(不肖)屢為敷陳。重因箋釋。欲令大地有情。知世如夢。了法無生。共揚百丈家風。深得寒灰少火。古路斷碑。文生慧燄。山前水牯。信步騎歸。雖曰暫時岐路。是謂不芒者也。

崇禎歲次甲戌秋中日題於棠溪之淨業樓中

No. 1294

溈山大圓禪師警策

金山比丘 大香 註

溈山。在長沙府之寧鄉。一名大溈山。周百四十里。溈水出焉。故名。禪師諱祐。諡大圓。本福州長溪趙氏子。得法於百丈和尚。典饌會中。因司馬頭陀迹得是山。機下踢翻淨瓶。住山十有餘載。後得仰山惠寂。相與振發其道。故稱溈仰宗。自心清淨名之禪。萬有作則為之師。警則警其不勤。策則策其不進。

【夫業繫受身。未免形累。】

總論有情性體。本來清淨。皆由無明不覺。起念相續。遂有惑業煩惱。未免繫縛。因而感受此身。乃為四大所累。

【稟父母之遺體。假眾緣而共成。】

此明中陰投胎。顛倒想成。三緣和合。漸成遺體。眾緣。謂父母己三。及煖息識。方乃得生。

【雖乃四大扶持。常相違背。】

四大。即地水火風。扶持此身。常相違背者。金光明經云。地水火風共成身。如四毒居一篋。地水二蛇多沉下。風火二蛇性輕舉。由此乖違眾病生。斯等終歸於滅法。隨其業力受身形。云有執有我眾生。

【無常老病。不與人期。】

無常者。一死二老三病。卒然即至。何有期限。又無常有二。一者敗壞無常。二者念念無常。

【朝存夕亡。剎那異世。】

佛問沙門。人命在幾間。對曰。數日間。佛言。子未知道。復問一沙門。人命在幾間。對曰飯食間。佛言。子未知道。復問一沙門。人命在幾間。對曰。呼吸間。佛言。善哉子知道矣。九十剎那為一念。念中一剎那。經九百生滅。異世即來生。

【譬如春霜曉露。倏忽即無。岸樹井藤。豈能長久。】

四義證前剎那異世。一喻春霜易化。二喻曉露易晞。三喻岸樹易隤。四喻井藤易斷。春霜者。古諸曰。清露被皐蘭。凝霜霑野草。朝為美少年。夕暮成醜老。曉露者。古歌曰。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復落。人死一去何時歸。岸樹者。大涅槃云。譬如河邊臨險之樹。若遇暴風。必當顛墜。人亦如是。臨老險岸。死風既至。勢不得住。井藤者。經云。如人行於曠野大火之中。被狂象所逐。見一枯井有樹。樹上有藤。其人攀藤懸於井中。下有三毒龍。四毒蛇。復有黑白二鼠。兼相咬藤。四邊毒蜂。有蜜少許。滴於口中。因貪蜜故。遂忘其苦。夫曠野者。三界也。樹者苦身。藤者命根。象者無常殺鬼。黑白二鼠是日月。井者黃泉。三龍三毒。四蛇四大。蜂蜜五欲。因貪財色等欲。遂忘生死大苦。

【念念迅速。一剎那間。轉息即是來生。何乃晏然空過。】

四句總結上文。一步緊於一步。一云四大常相違背。二云無常不與人期。三云朝夕剎那異世。四者春霜曉露等喻。五則念念迅速。只在剎那之間。一息不轉。即是再生。何得晏安不理。空過一期。前章至此。名通敘僧俗。向下別敘出家。

【父母不供甘旨。六親固以棄離。】

佛言。父母之心。恩及未形。始自受胎。經於十月。行住坐臥。受諸苦惱。非口所宣。雖得欲樂。而不生愛。憂念之心。恒無休息。若產難時。如百千刃。競來屠割。遂致無常。長養之恩。彌於普天。憐愍之念。廣大無比。今既出家。一則不能供養二尊肥甘之旨。二者棄捨伯叔姑姨兄弟之親。

【不能安邦治國。家業頓捐繼嗣。】

安邦。謂平天下。治國。謂輔聖君。拋父母家業。絕子嗣相承。四者不為。意欲何為。

【緬離鄉黨。髮稟師。內勤克念之功。外弘不諍之德。迥脫塵世。冀期出離。】

緬者遠也。千二百五十家為鄉。五百家為黨。即父母妻三黨。今言稟師髮。所為何事。內當精勤克去種子習氣。外宜弘揚水乳無諍之忍德。超曠劫波之塵勞。斷三界內外之煩惱。

【何乃纔登戒品。便言我是比丘。檀越所須。喫用常住。】

纔登戒品。謂十戒進於二百五十。比丘者如苾芻五德。一體性柔軟。喻能折伏身語麤獷。二引蔓旁布。喻傳法度人。連綿不絕。三馨香遠聞。喻戒德芬馥。為眾所知。四能療眾病。喻能斷煩惱毒害。五不背日光。喻常向佛日。正為顧名思義。豈可無實稱賓。檀云施者。越謂超越。由此大施主。越彼貧之海。所須。即飲食衣服臥具醫藥。常住。名四方僧物。

【不解忖思來處。謂言法爾合供。喫了聚頭喧喧。但說人間雜話。】

忖思來處。比丘受食。當作五觀。想彼來處。如前四事供養。乃是在家菩薩。專專身口分中。減省自奉。惠施伽藍。以求福果。所謂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奈何無慚愧僧。漫言合受彼供。飡飡飽啖。兩兩聚頭。但說王論女論賊論。豈知見道修道證道。

【然則一期趂樂。不知樂是苦因。】

一期者。或三月半載。長短無定。樂是苦因者。祖云。受施如受箭。進食如進毒。佛言。譬如世間所須資生。能為樂因。不知令人生大憂惱。生死之中。一切皆苦。無有樂相。如妙花莖。毒蛇纏之。有人性愛好花。不知花莖毒蛇過患。即便前捉。捉已蛇螫。螫已命終。凡夫貪五欲花。即為愛毒蛇所螫。命終墮三惡道。

【曩劫塵。未甞返省。】

曩向也。劫者時之極短名剎那。時之極長名劫波。眾生從無量劫來。根六塵。心無返省。

【時光淹沒。歲月蹉跎。受用殷繁。施利濃厚。】

時光。即光陰。歲月。即年歲。淹沒謂唐喪。蹉跎謂懈怠。殷繁濃厚。謂享用過度。

【動經年載。不擬棄離。積聚滋多。保持幻質。】

動著經年累載。不思棄捨厭離。轉積轉聚。愈滋愈多。保持幻之形質。欲得長年以受用。愚無慧性妄墮慳貪。

【導師有勅。戒勗比丘。進道嚴身。三常不足。人多於此。躭味不休。日往月來。颯然白首。】

六道眾生。淪於生死長夜。盲無慧目。我佛性天晃朗。引出昏衢。故稱導師。敕誡勅。勗勉勗。三常不足。一衣。以捨好飾。著壞色衣。二食。趣得支身。以除饑渴。三睡眠。修習善法。無令失時。今反躭味三事不止。忽焉老至。一生蹉過。

【後學未聞旨趣。應須問先知。將謂出家。貴求衣食。】

旨趣。謂宗通玄學。亦戒定慧也。後進未聞。應求先達。廣詳問。豈可謂言捨俗出家。霑霑乎身衣口食而已。佛言三種出家。下出家。以十戒為本。雖捨眷屬。因緣執作於俗人等。中出家。捨執作緣。具受八萬四千向道因緣。身口意業。未能具足清淨。心結猶存。未及出要。上出家。根心猛利。應捨結使纏縛。禪定慧力。心得解脫。出於緣務煩惱之家。

【佛先制律。啟創發蒙。軌則威儀。淨如雪。止持作犯。束斂初心。微細條章。革諸猥弊。】

律者。且指出家五眾之戒。謂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式叉摩那也。創者。謂隨事漸至良模也。制色未制其心。守己未能旁兼。故曰發蒙。三千威儀。八萬細行。可軌可則。如如雪。止持。謂七支清淨。作犯。謂五篇缺破。條章猥弊。具如僧祇等部。

【毗尼法席。曾未叨陪。了義上乘。豈能甄別。可惜一生空過。後悔難追。】

毗尼。即律部。叨陪謂依止。了義即上乘頓法。不同不了義說。甄別者。甄明辨別大小教理。不修則空過。臨終名後悔。

【教理未甞措懷。玄道無因契悟。】

教理。總說三乘十二分教。未甞安措心懷。玄道。謂別傳心印。直指單提。亦即菩薩正性離生。不見少法。永斷習氣。入於如來一切智智。契悟。謂契理悟心。

【及至年高臘長。空腹高心。不肯親附良朋。惟知倨傲。】

年謂生年。臘謂戒臘。失學惟存空腹。惡習徒自高心。淑行曰良。同心曰朋。倨傲即高心。

【未諳法律。戢斂全無。或大語高聲。出言無度。不敬上中下座。婆羅門聚會無殊。椀鉢作聲。食畢先起。去就乖角。僧體全無。起坐忪諸。動他心念。不存些些軌則。小小威儀。將何束斂。後昆新學無因倣傚。】

法律。謂經律論。戢斂。指身口意。二句總說。向下別開。一者大語高聲。二者出言無有時度。三者不敬先德。受具五臘名下座。十臘名中座。二十臘名上座。戒經云。我佛法中。先受戒者在前坐。後受戒者在後坐。莫如外道癡人。坐無次第。即婆羅門法也。四者椀鉢作聲。五者食畢先起。六者去來乖張。如二角相反。七者僧體全無。僧云和合眾。僧體謂三義五分六和十善。上酬四重之恩。下濟群生之苦。向下總結。忪諸麤遽。令他作念。皆因威儀軌則。毫無半點使然。後昆新學。謂將來法眷。既無効尤。何可束縳。

【纔相覺察。便言我是山僧。未聞佛教行持。一向情存粗糙。】

凡為僧者。向人自稱某甲。除大知識。方稱貧道。或稱山僧。今則略通一毫覺察。便爾不肯稱名。皆由平昔未聞佛理。依行修持。粗而不精。糙而不熟。

【如斯之見。蓋為初心慵惰。饕餮因循。荏苒人間。遂成疎野。不覺[(-+)/]踵老朽。觸事面牆。】

如斯一句。總結上文。蓋為最初出家。習於懶墮。饕餮飲食。因循度日。時光荏苒。釀成荒疎田野之氣形體老朽。似乎衰竹下垂[(-+)/]踵之狀。面牆謂不明義理無有言說。其猶面牆而立者也。

【後學咨詢。無言接引。縱有言說。不涉典章。或被輕言。便責後生無禮。瞋心忿起。言語該人。】

所有咨詢義理。無言接引來機。典章謂經典章句。或者後學有知。受彼輕薄言語。因起瞋恨之心。忿忿之氣。該人。謂年高臘長。

【一朝臥病在牀。眾苦縈纏逼迫。曉夕思忖。心裏恛惶。前路茫茫。未知何往。】

眾苦。謂病衰老衰。財衰親衰。恛惶者。恐怖無宰。前路謂冥途。五趣茫茫。所往無定。

【從茲始知悔過。臨渴掘井奚為。自恨早不預修。年晚多諸過咎。】

凡居無水之鄉。預為掘井得濟。若待渴時。雖掘奚益。修行若不預備。老至惟多過失。

【臨行揮霍。怕怖慞惶。縠穿雀飛。識心隨業。】

臨行揮霍。即死相現前。種種恐怖。縠穿喻幻身。雀飛喻神識。七賢女經云。雀來入瓶中。以縠覆其口。縠穿雀飛去。識心隨業走。識心隨業者。楞嚴經云。知見每欲留於世間。業運每常遷於國土。

【如人負債。強者先牽。心緒多端。重處偏墜。】

譬如負債之人。寡者必讓多者牽去。今則心中善惡緒端多種。必從重處先墜。如謂情多想少。流入橫生。七情三想。身為餓鬼。九情一想。下洞火輪。純情即沈阿鼻地獄。

【無常殺鬼。念念不停。命不可延。時不可待。】

無常殺鬼。謂閻羅使者已至。一念不得停留。命不可稍延。時不可少待。

【亦非錢財勢力。可以轉致人天三有。應未免之。如是受身。非論劫數。感傷嘆訝。哀哉切心。豈可緘言。遞相警策。】

人天。謂人乘天乘。三有。謂欲界色界無色界。未出輪迴。寧免諸趣。受身復捨身。從劫復至劫。一可感慨。二可悲傷。三可嘆息。四可驚訝。五實哀哉。六實切心。豈得緘口無言。正當彼此策勵。

【所恨同生像季。去聖時遙。佛法生疎。人多懈怠。】

像季。謂像法末年。去聖時遙。佛滅度後。已經三千餘載。一佛二法三僧。三寶應世生疎。我人多無精進。

【略伸管見。以曉後來。若不蠲矜。誠難輪逭。】

管見。謂管中窺豹。略見一斑。蠲則蠲除故習。矜則自矜懈怠。輪逭如車輪旋。有逭方息。向上總說。向下別敘。

【夫出家者。發足超方。心形異俗。】

今言凡為僧者。從初發足。超越諸方。一形異俗。去除鬚髮。披服袈裟。二心異俗。煩惱斷除。菩提增長。

【紹隆聖種。震懾魔軍。用報四恩。拔濟三有。若不如此濫廁僧倫。】

紹隆聖種。即續佛慧命。凡為比丘。三度震懾魔軍。一剃下周羅。二發菩提心。三了悟無生。四恩。一父母恩。二眾生恩。三國王恩。四三寶恩。濫廁僧倫。謂名字出家。無諸實行。

【言行荒疎。霑信施。昔年行處。寸步不移。恍惚一生。將何憑恃。】

言荒疎不涉典章。行荒疎不離塵垢。消供具。必致酬償。下云。形雖異俗。行復同前。恍惚迅速貌。若非禪淨。何可憑恃。

【況乃堂堂僧相容貌可觀。皆是宿植善根。感斯異報。】

善根異報。皆從持戒忍辱中來。佛言。今世人見歡喜。前世見人歡喜故。

【便擬端然拱手。不貴寸陰。事業不勤。功果無因克就。豈可一生空過。抑且來業無裨。】

拱手者。坐享所給。古云。大禹聖人。每惜寸陰。至於眾人。當惜分陰。裨補也。大寶積云。福德力故今多順。今多順故放逸生。放逸中無持戒心。以此因緣入地獄。

【辭親決意披緇。意欲等超何所。曉夕思忖。豈可遷延過時。心期佛法棟梁。用作後來龜鏡。常以如此。未能少分相應。】

辭親染服。立志為先。日夜留心。豈容少縱。大器必然為棟為梁。小器但乎為椽為桷。龜能為斷吉凶。鏡能為鑑妍醜。如是相應。方名法子。

【出言須涉典章。談說乃傍稽古。形儀挺特。意氣高閒。】

二句謂非法不言。非禮勿動。行作必須考古。毋為杜撰禪流。三句身持禁戒。顧盻雄毅。四句心存禪觀。捨離憒

【遠行要假良朋。數數清於耳目。住止必須擇伴。時時聞於未聞。故云生我者父母。成我者朋友。】

耳之所聞。目之所覩。必假良朋雅伴。得清五濁諸惡。管仲曰。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鮑子。

【親附善者。如霧露中行。雖不濕衣。時時有潤。】

霧露行。喻由正法。不濕衣。喻非頓益。時時有潤。喻獲漸利。頌曰。賢夫染人。如附香熏。進智習善。行成芳潔。

【狎習惡者。長短知見。曉夕造惡。即目交報。歿後沉淪。一失人身。萬劫不復。忠言逆耳。豈不銘心者哉。】

惡者。十惡。惡知見。九十六種。造惡。十習因。交報。六交報。沉淪三途苦。人者仁也。天地之心。五行之端。五戒全缺。終不復生。故梵摩喻經曰。為清信士。守仁不殺。知足不盜。貞潔不婬。執信不欺。盡孝不醉。忠言不易入耳。智者目肯銘心。頌曰。鄙夫染人。如近臭物。漸迷習非。不覺成惡。向上總勸。向下必須如此行持。

【便能藻心育德。晦迹韜名。蘊素精神。喧囂止絕。】

一句洗濯凡心。涵育聖德。二句晦藏踪跡。韜養時名。三句蘊藉精神。毋徒發泄。四句斷絕塵囂。永歸寂滅。

【若欲參禪學道。頓超方便之門。】

禪者。此翻靜慮。即首楞嚴三昧。道乃無上菩提之道。是法不假方便。一超直入之門。

【心契玄津。研幾精要。決擇深奧。啟悟真源。慱問先知。親近善友。】

一句先悟後修。二句精研幾要。三句決擇深邃奧旨。四句啟悟真性本源。五句廣詢明師。六句常依勝友。

【此宗難得其妙。切須仔細用心。可中頓悟正因。便是出塵階漸。】

宗即禪宗。妙者刃上事。稜上行。大用天旋。全機電卷。仔細用心。切忌不得鹵莽。頓悟因中三德涅槃。出塵果上三德涅槃。

【此則破三界二十五有。內外諸法。盡知不實。從心變起。悉是假名。】

三界即二十五有。謂四洲。四惡趣。六欲天。梵王天。四禪。四空。無想天。那含五。因果不忘謂之有。內外諸法。即界內界外。煩惱爾燄。本非實法。從心變起者。本末相資。能所和合。非一非異。方立世間染淨之相。故曰生死由識心。無眾生可得。昇降屬因緣。無實我可得。

【不用將心湊泊。但情不附物。物豈礙人。任他法性周流。莫斷莫續。聞聲見色。蓋為尋常。這邊那邊。應用不闕。】

此一節文。救世醍醐。依而行之。道在是矣。不用將心湊泊。名為六字明王。向下無非演文而已。若人。心不緣物。萬物豈得礙人。古德云。至人除心不除物。愚人除物不除心。法性周流。謂真常流注。斷亦不能。續亦不得。聞聲二句。如太阿在握。無容擬議這邊二句。明鏡當臺。隨所顯現。

【如斯行止。實不枉披法服。亦乃酬報四恩。拔濟三有。生生若能不退。佛階決定可期。】

此節承上而言。如斯二句自利。亦乃二句利他。修心但貴不退。名為阿毗跋致。佛階者。住行向地等覺妙覺。古佛修行階級。歷然不紊。

【往來三界之賓。出沒為他作則。此之一學。最妙最玄。但辨肯心。必不相賺。】

此明修道之人。雖有三界往來。正如作客一般。一者優游自在。二者作他規則。所謂玄而又玄。眾妙之門。只在當人自肯。佛法豈得賺人。向上專為利根而說。向下別開中根之法。

【若有中流之士。未能頓超。且於教法留心。溫尋貝葉。】

法運衰微。中根居夥。頓超。即參禪學道。頓悟玄機。教法。謂經律論三藏。西土用貝葉。此方則竹素。

【精搜義理。傳唱敷揚。接引後來。報佛恩德。時光亦不棄。必須以此扶持。住止威儀。便是僧中法器。】

一句利己。二句利人。三四將此深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五六為主法師。七八為主律師。法器者。佛法中之瑚璉美器。

【豈不見倚松之葛。上聳千尋。附此勝因。方能廣益。】

松喻佛理。葛喻學人。八尺曰尋。附此最勝之因。能益最勝之果。

【懇修齋戒。莫謾虧踰。世世生生。殊妙因果。】

一勸持齋。不得虧欠。二勸持戒。無得過踰。如是因。如是果。非止一世一生。永享殊勝微妙無窮之報。

【不可等閒過日。兀兀度時。可惜光陰。不求昇進。徒消十方信施。亦乃辜負四恩。積累轉深。心塵易壅。觸途成滯。人所輕欺。】

前節勸修。此節誠策。若然因循自棄。委靡不振。有負檀越資膏。行人血汗。久積所累轉多。於心塵垢轉塞。法法不通。人人共鄙。

【古云。彼既丈夫我亦爾。不應自輕而退屈。若不如此。徒在緇門。荏苒一生。殊無所益。】

此引古語。彼丈夫兮。我丈夫兮。所謂釋迦彌勒。無非能立志的凡夫。既在法門。當求利益。向上已為勸勉。向下重加勉勵。

【伏望興決烈之志。開特達之懷。舉措看他上流。莫擅隨於庸鄙。】

決烈。謂決意猛烈。特達。謂豁達大度。上流。即上根利志。庸鄙。乃庸俗鄙漏。

【今生便須決斷。想料不由別人。息意忘緣。不與諸塵作對。心空境寂。只為久滯不通。】

今生則不待來生。別人則決在自己。一者息意忘塵。為對凡夫而說。二者空寂久滯。為指小乘而言熱斯文。

【時時警策。強作主宰。莫人情。業果所牽誠難逃避。聲和響順。形直影端。因果歷然。豈無憂懼。】

此勸讀熟全章。時時自警自策。倘遇惡境。勉強作主。或有事緣。毋順世情。將來業果成熟。試看誰作誰受。如響緣聲。如形表影。如斯因果。能不寒心。

【故經云。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

因緣果報。如佛在世。波斯匿王。新紹王位。求親於迦毗羅國釋種之家。時摩訶男婢。所生一女。顏貌端正。送與匿王。後生一子。名曰琉璃。及年八歲。與梵志子好苦。詣釋種國。釋氏新搆講堂。擬欲請佛供養。琉璃至堂。即升師子法座。釋種罵云。此婢生物。敢入中坐。琉離懷恨。語好苦曰。此諸釋氏。毀我至此。待後為王。汝當告我。琉離即位。好苦白以前事。集兵往伐。盡滅釋族。阿難愁苦白佛。正值如來頭痛。佛告比丘。昔時此城。有捕魚村。城中人皆捕魚食。池中有二種魚。一日麩。二曰多舌。各懷報怨。時有一小兒在岸。見魚跳躍而喜。以棒打彼魚頭。爾時羅閥城人。今釋種是。麩魚琉離是。多舌魚。好苦是。小兒者。我身是。

【故知三界刑罰。縈絆殺人。努力勤修。莫空過日。深知過患。方乃相勸行持。願百劫千生。處處同為法侶。】

刑罰即業報。縈絆即所受。惟在勤修。得離諸苦。大師自言深知惑習過患。方乃文言相勉。自今以往。若肯行持。剎剎塵塵。為真道侶。

【乃為銘曰。】

銘。誌也。古者盤盂几案。皆有誌銘。時為警勵。以自撿束。

【幻身夢宅。空中物色。前際無窮。後際寧尅。】

四大幻為身。三界夢寐為宅。如空中物。妄現成色。過去為前際。已受無窮之苦。未來為後際。寧能尅就之功。慧眼未開。誠非細事。

【出此沒彼。升沈疲極。未免三輪。何時休息。】

一句此方彼界。出沒無窮。二句天上人間。往還無已。三句未免三有輪迴。四句畢竟何時休息。極口叮嚀。人自著力。

【貪戀世間。陰緣成質。從生至老。一無所得。】

眾生貪戀三世。皆因五陰為緣。成此幻質。有生必有老。有老必有死。如是一生。究盡以何為得。賊入空屋。也須親到。

【根本無明。因茲被惑。】

起信云。以依阿賴耶識故。說有無明不覺。而起能見能現能取境界。起念相續。故說被惑。

【光陰可惜。剎那不測。今生空過。來世窒塞。】

現在當惜光陰。人命在於剎那。今世若不修道。來生依然窒礙。驗果知因。因明果自善矣。

【從迷至迷。皆因六賊。六道往還。三界匍匐。】

經云。一迷為心。決定惑為色身之內。是為迷中倍人。旋轉不已。六賊。謂六根。自劫家寶。匍匐。躑躅貌。

【早訪明師。親近高德。決擇身心。去其荊棘。】

一句教授善知識。二句同行善知識。決擇身三意三。去其荊棘。長養苗。

【世自浮。眾緣豈逼。研窮法理。以悟為則。】

世間一切浮萬法。但情不附物。物豈逼人。惟在精研窮究諸法妙理。直至大徹大悟。是為規則。

【心境俱捐。莫記莫憶。六根怡然。行住寂然。】

心六識。境六塵。記現在。憶過未。怡然自得之貌。行住謂四威儀。心則寂然。口則默然。三業清淨。無功之功。玄道可人。

【一心不生。萬法俱息。】

心月孤圓。光吞萬像。光境俱忘。復是何物。寶積云。菩提心者。本無名字言說。心及眾生。亦復如是。菩薩然於其中。亦不可得。是名菩提心。萬法俱息者。菩薩住空平等地。則不見父母姊妹兒息親族知識怨憎中人。乃至不見陰界諸入。眾生壽命。譬如空。無有父母兄弟妻子。一切諸法。所云心外無法。法外無心。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一心不生。即圓覺云。若人心不妄。現世即菩薩。依而行之。出三界。破牢籠。成佛作祖。如指諸掌。

溈山大圓禪師警策()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65 No. 1294 溈山警策註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回上層  回首頁 

溈山警策註 大香 X65n1294_001

卍新纂大日本續藏經 第65

No.1294
2017-1207

怙主頂果欽哲仁波切開示:勿忘上師,時時祈請。勿忘死亡,恆持佛法。勿隨妄想,善觀自心。勿忘有情,悲心迴向。


 怙主頂果欽哲仁波切開示:勿忘上師,時時祈請。勿忘死亡,恆持佛法。勿隨妄想,善觀自心。勿忘有情,悲心迴向。

原文:楊師姐BLOG

堪卓仁波切1992 年 對於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圓寂的訪問


 

堪卓仁波切1992 年 對於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圓寂的訪問

 

地點/錫金隆德寺附屬尼師廟

時間/1992523

 

問:蔣貢仁波切走了,許多人感到很迷惑,想知道為什麼,您可否就這件事說幾句話?

 

此意外發生,很多老仁波切都認為蔣貢仁波切看到某件比跟我們在一起更重要的事要去做,所以先離開了我們。這件事讓大家很受震驚,我們都認為這種事不應發生在一個仁波切身上,但事實是發生了。蔣貢仁波切用一個方便法示現「無常」給我們看,什麼事都可能發生,如果我們再不好好修行,一切就太慢了。我認為蔣貢仁波切對其上師第十六世大寶法王的虔誠與奉獻是一個完美的例子。上師與弟子關係的闡釋,再沒有比他做得更臻善了。蔣貢仁波切把大寶法王的遺願都完成了,我想他強烈希望再次來時,比大寶法王年輕,並且終其一生都能與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在一起。

 

問:如果問蔣貢仁波切現在在哪裏也許很傻,不過,可否請您就佛之「三身」來做解釋?

 

每位菩薩都有其證悟,這就是所謂的法身。但由於他們無限的慈悲與利他之心,不願停留在法身境界,只想為眾生做事,減輕他們的痛苦,這種願力或作為就是報身。但在報身境界的本尊或菩薩,必須化現一個色身,藉此將他慈悲的感情與作為具體而微的顯現出來,以此他一再轉世而做不同的示現,這就是化身。蔣貢康楚仁波切仍在報身境界,但他一定會再次轉世。

 

問:這是否表示如果我們虔誠向他祈求,他會在我們的禪觀或夢中出現?

 

是的。

 

問:第四世蔣貢仁波切再來時,第三世蔣貢仁波切仍會在報身境界或已消失了,或......

 

(笑)不,報身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化身,但主要的仍是蔣貢康楚仁波切。當不再有蔣貢康楚時,他也可能是白文殊菩薩,這是報身;當他再來世間做示現時,是化身。但與法身或報身是沒有兩樣,它們的本質都是相同的,這三身是一起作用不可分的。一個完全證悟者的慈悲化現,三身是一起的。(註○1

 

您知道丘吉寧瑪仁波切的母親幾個月前圓寂。圓寂前有天仁波切去看她,見她在流淚,告之乃因她看到了自己的上師──第二世蔣貢康楚仁波切在面前顯現,故喜極而泣。蔣貢仁波切欽哲偉瑟告訴她,是此生結束的時候了,但由於她虔誠而努力的修行,臨終時他將真正的與她的心合一。此時他仍以第二世蔣貢仁波切的外相顯現。

 

當然,如果有足夠的誠心與信心,這個形相是永遠不會消失的。但如果太執著於「相」,太表象化,也不好。很多人說,他們無法接受小卡盧仁波切就是前世他們所熟悉的卡盧仁波切,因為外相改變了(笑),這是不對的。回視過去歷代祖師的傳記故事,修行者最好的修行是對他自己的上師有很深的虔誠信任之心。誠信之心必須持續從此生到來世;上師的色身換了,有時弟子的色身也換了,但信心與虔誠必不改變,這樣任何修行才能成就。

 

問:是的,剛知道蔣貢仁波切圓寂的頭幾天,我無法接受事實。與一位朋友談起仁波切時,我孩子氣的堅持只要第三世蔣貢仁波切,不要第四世或任何其他蔣貢仁波切。朋友揶揄我前世一定也這麼執著,這世才跟仁波切的法緣結得這麼遲。不過現在我已能試著用精神面去與他溝通了。

 

這樣很好,要常向他祈求。

 

問:請問他什麼時候會再回來?

 

啊,會很快的!但首要的是,我們的信心與誠心不能一天比一天減少消失;相反的,要比以前更強烈。他永遠會跟我們在一起的。

 

問:蔣貢仁波切目前在蓮師的宮殿桑多巴里,是真的嗎?(註:據說泰錫杜仁波切有此一夢)

 

他要的話,也可能留在那裏,不過我們希望他不要那樣做……如果他太喜歡那裏的話,就……(笑)。

 

問:為何他在蓮師淨土,而不在其他淨土?

 

我們必須了解,其實所有淨土的本質都是一樣的,其間並無分別。所有淨土、所有菩薩本尊都依眾生不同的根器、不同的需要、不同的喜好加以分別出來的,因此有桑多巴里,有爹哇千(彌陀淨土)……,但其實都是一樣的。蔣貢仁波切會在屬於他該屬於的地方。

 

問:我們常說到上師的心是證悟的心,而且修上師相應法時,最主要是訓練自己的心與上師的心合一無別。以蔣貢仁波切為例,您是否可教一個簡單的上師相應法。

 

可觀蔣貢仁波切在我們頭頂上,然後修上師相應法。當上師融入我們的身時,即觀蔣貢仁波切的心與我們無二分別,具同樣之本質。如果時間允許,可修完整的上師相應法儀軌,否則只念蔣貢仁波切之心咒,並如上師相應法般,觀想仁波切坐於我們頭頂上。持完咒後,觀想上師融入我們心中,同時發「阿!阿!阿」之音。此時,靜坐一會兒,觀想仁波切的心與我們合一無別。這個簡易的上師相應法也可應用於其他上師的相應修法,平常行、住、坐、臥,二十四小時都可利用這個簡易法來修。此法最主要是要發展出對上師的誠信之心,有了誠信之心,我鼓勵大家修長軌的上師相應法。

 

問:為何發出「啊!啊!啊!」之音?

 

這是觀想上師融入我們心中時,一種專注的力量。「阿!」同時也代表一個「合一無別」的音。此時,我們與上師的心無所分別。

 

問:是否也可念心咒,並向上師做皈依大禮拜?

 

當然可以!

 

問:您認為仁波切的捨報有何意義?

 

當有上師發生意外或突然圓寂時,大部分的上師或仁波切會認為是他們是要示現教化眾生,人生是多麼短促,死亡隨時可能發生。這種「無常」啟示我們要精進修行。每當仁波切出國傳法時,走過的地方常會碰到弟子說他們很忙,無法修行。這些人要了解,我們常抱怨很忙,當有一天我們突然面對死亡時,便一點都無法修行了。因此了解人生無常,並付諸修行是件很重要的事,大家要一再深思。

 

問:也許這是仁波切給我們最好的法教。蔣貢仁波切的肉身雖然走了,您認為他還存在嗎?

 

當然!當然!

 

問:會不會第四世蔣貢仁波切來時,一、二、三世都消失了?

 

不會!不會!第一世羅卓他耶、第二世欽哲偉瑟,還有我們的仁波切都在。很多人認為他走了,我倒認為他現在倒反而可以同時到每個人身邊,他的菩薩願力也更為張顯。

 

問:那表示如果我們常憶念他,向他祈求,臨終時,他一定會來接我們囉?

 

當然!當然!以前他在隆德寺時,無法馬上到台灣、美國、歐洲,現在他可以一次全到了!(笑)

 

註/

 

1200684日泰錫杜仁波切在智慧林舉行「珍寶伏藏」灌頂首日的開示中,有如下的一段話:「…接著,我想簡短的介紹蔣貢康楚羅卓泰耶的生平,如果你已經讀過他寫的詳細的自傳,則我的簡介不會超過這個範疇,不過,在此我要作個簡介。有一首詩偈,這樣向他祈禱:

 

 噢!毘盧遮那佛(大日如來),你是佛法的宇宙之王。

 

 以生命力所凝煉的大部法教──顯藏與伏藏,經續與密續──

 

 傳承不可思議的圓滿的保存在您的「五寶藏」之中,

 

 您將它留給了我們,願此法廣被直到時間的盡頭!

 

 這詩偈所指示的,是蔣貢康楚仁波切在五方佛家族中為毘盧遮那佛的化現。佛陀的八大弟子或八大菩薩,他是聖文殊菩薩的化現;佛陀聲聞眷屬中,則是阿難的化現;西藏大譯師之中,是毘盧遮那佛的化現。現世中,他是貢波般天祖古的化現,轉世為蔣貢康楚。

 

2前世之堪卓仁波切為第十五世大寶法王的明妃,名堪卓媽,據說是依希措嘉的化身,同時也是個有名的修行者。一九五九年追隨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出離西藏,一直住在隆德地方,並曾成隆德寺關房的指導老師。一九六三年圓寂,一九六八年轉世為寧瑪巴六大法糸之一的敏多林德千法王(註○2)的女兒,為第十六世大寶法王所認證,目前是隆德寺下面尼師廟的住持。此廟名「噶瑪丘闊德千林──大樂法輪寺」,是大寶法王的遺願之一,後來在一九八二年由第三世蔣貢康楚仁波切完成。堪卓仁波切兼有噶舉與寧瑪的傳承,並曾在大吉嶺的天主教教會學院念到專二,因此英文十分流利。言談用字簡潔,卻句句有力,威儀十分端莊。

 

3敏多林赤欽仁波切即是有名的「睡覺法王」,平常大部時間都在睡覺,修「睡夢瑜伽」。仁波切已於二○○八年二月圓寂。

 

 

網頁更新 Published on 11/19,2008

下載於-15 December 2016 https://is.gd/sWCvLP